http://www.025xw.cn

朱兴良 季建业-它是非常中国也非常当下非常现实的电影

  今年春节档两部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与《猖獗外星人》无疑是国人眼光聚焦所在,其搅动的兴奋与热潮仍久久未散去。而《流浪地球》又出往常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放映片单中,重新回想与剖析一下这两部科幻电影,仍有必要。作为反映一个民族肉体的镜像寓言,《流浪地球》有着更为微妙的文化症候性,集聚、映射、升华了表征时期肉体的话题和种种中国梦。

  当然,《流浪地球》的现象级胜利与观众对第一部硬科幻大片的新颖、猎奇、宽容,对电影中充溢的中国元素、中国人救地球等主题激起的民族热情也有着很大的艺术之外的因素。不难发现,电影除了世界观与中国元素外,在英雄生长、救护亲人的情节形式和人物关系,尤其是灾难性的科幻画面等方面,还是十分好莱坞的。也答应以说,是好莱坞科幻大片培育了今天以中青年为主体的《流浪地球》的观众。

  从电影形态、类型上说,《流浪地球》是一种美式科幻大片。

 

  在我看来,《猖獗外星人》才是真正的“中式科幻”。《猖獗外星人》也许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科幻电影,它是十分中国也十分当下十分现实的电影,也是宁浩以自己的“作者电影”作风,以对中国现实的体以为准绳,以好莱坞科幻片的剧情形式和庞大局面为反讽对象的黑色幽默喜剧。

  《猖獗外星人》具有美式科幻电影中国外乡化的重要意义,也许预示了科幻与当下现实,与喜剧分离的可能性,为一种新的喜剧亚类型或科幻亚类型昭示了一个方向。

  这两部不同形态的电影还引发我们关于电影工业,电影工业美学的思索。

  《流浪地球》更是以其“工业化”成果掀起新一轮关于电影工业体系建构和电影工业美学理论建构的热潮。

  从工业美学的角度看,“电影工业美学”形态能够按投资范围、制作宣发本钱、受众定位等的不同辨别为“重工业美学”“中度工业美学”“轻度工业美学”。《流浪地球》与《猖獗外星人》各自的创作构思、价值定位、消费运作,以及结果,都各有不同,值得总结。

  作为“重工业美学”的《流浪地球》有庞大的投资、超强的匹配、完好的工业流程, 南京限牌,打造了庞大的局面,发明了惊人的票房,其发扬“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代表了国度主流意识形态的表达和国度文化现象建构的努力。它是近几年中国电影界召唤和等候已久的表现电影工业化水平的一个高峰,也为“电影工业美学”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案例。

  大致而言,《流浪地球》高度的工业化主要体往常:其一,投入资金的保证。小作坊式的小打小闹无法支撑《流浪地球》工业化的要求。其二,制作的难度和质量,技术的高新、尖端、前沿。据相关统计,《流浪地球》运用了8座摄影棚,置景车间加工制作了1万多件道具,置景延展面积近10万平方米,运载车、公开城、空间站等都是实景搭建,摄制组历经15个月的设计、绘制、规划和搭建工作。其三,投入人数之多,整个制作时间之长。《流浪地球》的制作团队多达 7000 多来自不同的国度,从事不同职业的员工。如何让这些人在两年时间内通力协作,完成制作,其工业化管理组织难度不可思议。其四,《流浪地球》没有运用流量明星,这就大大改动了原来在演员片酬破费甚巨而压缩电影制作本钱的状况,资金用在了刀刃上。

  导演郭帆对《流浪地球》的“工业化”制作和管理体味颇深并事必躬亲。他曾说:“钱并不是工业化的规范,一整套分工明白的专业流程才是。”他曾表示电影的工业化就是对电影创作的管理。“我经常和组里人形容说现场不要创意,现场就是施工队。在这个就像是施工队的团队里,整个过程中最中心的是计划、时间、管理,怎么样布置、统筹这么多的项目。”

  《猖獗外星人》则属于“中度工业美学”。宁浩关于自己做中等范围资本投资和工业化水平的电影有苏醒的认知。他从小本钱电影《猖獗的石头》一举成名到后来的《无人区》《心花路放》等,驾轻就熟的就是中小本钱电影制作道路。他曾表示,“从战略上讲,我是希望做中型本钱的电影。”“中型本钱是最能满足投资老板的,钱花得掉,赚得回来。”

  宁浩苏醒自觉的“中度工业美学原则”意识, 南京落户,使他自觉地不是在画面外型、局面范围、视听效果等方面求胜,而是尽量接上中国当下社会现实的“地气”,并在故事叙述、剧作打磨、现实思索与人性考量等方面下功夫,这也使得《猖獗外星人》这部号称科幻、改编自刘慈欣的电影显得颇为“土气”,无论是人物、故事还是装扮、外型、局面设计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